中文版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交流  交流动态
英语111班潘丽丽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交换生体会
点击次数:      更新日期: 2014-07-07
      我当交换生于2013年下半年大三第一学期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普拉茨堡分校经济管理专业学习。纽约时间凌晨一点,当我刚到伯灵顿的飞机场见到纽约州立大学来接机的同学时,一路上认识了好多不同国籍的朋友,我感到世界并不是我平日里活的那么狭小,20个小时旅途的劳累和为了来美国种种繁琐的手续变得那么的有价值。
      刚到美国的第一个星期是学校为了使我们国际生适应美国的学习生活而准备的。每天有各种的活动当然也有分班考试。本以为作为英语专业科班出身的我应该会比较有优势,后来发现与全世界的同学门一起比较,中国学生的口语水平可以说是个个国家中最差的,虽然说我们的纸上英语并不比别人差。由于从前英语一直缺乏口语交流,我害怕和别人聊天。虽然英语也是他们的第二外语,可是他们却能说的很自然很流利。相信他们国家肯定没有什么四六级,而且我问过一些巴西的同学,他说他们所学的英语并没有像我们国家一样作为基础必须能力,只是他们自己学的。甚至有些越南同学告诉我他们那里很多人没钱学英语,就每天在海滩上和外国游客聊天练习口语。在他看来英语就是不停的说说到自然而然越来越流利。越南的同学们口音虽然也重但是他们却会主动与外国人交谈,去交更多的朋友。与他们 相比,我们中国的同学在这一个星期里一直待在一起不敢与别人交谈。是他改变了我的想法使我决定要强迫自己与这种外国人聊天。
     在美国吃饭一直是我比较头疼的一些事,并不是不适应食物。而是感觉在在初高中的时候学英语老师就已经开始教我们复杂的句子。他却忘了教我怎么在美国吃饭。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点一份意大利炒面的时候,厨师问我要在面里加什么的时候,我就不知所措,因为我现在所知的单词越来越复杂学术化,我不知道在我面前的各种蔬菜肉类酱料调味料怎么读,情急之下我只好什么都加。旁边的人都惊奇的看着我。后来每次在排队各种吃的的东西的时候我都一直查字典,轮到我的时候,我总是没点我想吃的,选择我会读准确的“安全”吃饭。而且在路上一些关系好的朋友,他们向我打招呼用What’ s up ?我又不知怎么回答他了。因为我在初中课本上明确记得打招呼是用How are you? 而且我看不懂别人发给我的缩写短信,听不懂别人的含蓄笑话。后来感觉我在中国所学的英语实在太正式了,中国化的正式英语在美国的生活种完全用不到。但是英语最大的作用是用来交流的,来生活的。
      开学的学习生活和在美国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上课的第一个星期显得无比漫长。在万里的时候一个学期有十几门的课但是来了这里虽然只有四门课但是却比在国内忙了多。因为有些课一个星期上三次,有的上两次。每一门课都要一个星期上满三个小时。而且每一节课都有很多作业。我的星期一三五总是最痛苦的,因为前一个晚上都忙到12点以后我还需要早上八点钟起床半睡半醒的去冲个澡拿好头一天晚上准备的面包咖啡在寒冷中去上课,然后直到下午的两点钟我才下课有时间可以好好坐下来吃饭。我都没有时间吃早饭,不过美国的课上可以吃东西,老师也建议早上和中午的课最好带食物。所以我的书包了就都是能量棒,幸好学校在教学楼图书馆里到处都可以买到沙拉汉堡。之后两点以后是我最喜欢的时候,我都会去学校的自助餐厅好好坐下来吃饭和朋友聊天,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不过好景不长,我又要开始准备晚上的课,晚上的那节课是很多国际生坐在一起分享,需要准备很多,因为每节课你都需要演讲很多次。星期二和星期四只有早上一节课,是给明天上课缓冲的,早上轻松,但是美美的吃完中饭就需要坐在图书馆一直做作业到午夜。我记得有一天我就是为了准备星期三的两场考试,两个个演讲,一个小组研究报告,一篇论文,一踏进图书馆就全身心投入,一切抛到了脑,等我踏出图书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一整天吃的都是甜甜圈和咖啡。我始终记得我的第一堂课是大学写作课,课堂上很轻松老师很和蔼可是一下课她就发给我一张作业,叫我们写一篇5页A4纸的作文三天后就要交。在万里的时候到学期结束教的那一篇论文也只有1000多字而且有很充足的时间可以慢慢来。那个时候我写作文的感觉就是拼命的挤,想想我变得越来越高效率,不害怕作业。真的很喜欢这样的自己。
     我最喜欢的教授是一个教经济的法国长大的加拿大人,他很了不起拿了两个博士而且他曾经在哈佛大学任教。虽然他那么博学他却一直那么谦虚幽默。他曾说过,“如果我变得非常谦虚,我一定会以此为豪。”因为关于一个论点他总是不断的问我们的意见而且关于一些模糊性的问题他总说这是他自己的观点,在某些地方上可能是错的。他用他的热情来领导我们,会告诉我们许多意味深长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每个星期五发给我们一篇复杂难以理解的关于市场经济的文章或案例,我们会利用周末通读尽量去理解它。然后周一他会在黑板上列些要点主要思想讲解。这些讲解往往是 让我豁然开朗的,特别是在读一遍老师发给我们的文章。然后每个星期三老师会给我们十五分钟的小测试是关于去文章的理解。小测试里有两个大问题需要我们来回答,之后他会讲解。最后星期五是教一份关于这篇文章的大作业。每个星期四的晚上我都会熬夜来完成这份作业。就这样,一篇文章需要我们经过三四轮的努力,每一轮我都需要读文章起码三次。教授他并没有解释文章的句子单词,一切全靠我们自己不断的探索和他关键性的指点,但是他会很认真的批改每次测试和作业。因为他说过学习的过程就是一个迷路不断碰壁找到答案的过程。
     我并不是学霸类型的人,可是去了美国以后,可能是因为美国大学这种学术氛围吧,如果在哈佛的书店,我却可以待上一整天。我也不喜欢理工科,但在麻省理工学院,我却很喜欢看别人做实验,就像小组做报告,我的搭档很总是认真的在和我讨论,我就也很积极查阅资料,一起完成报告。因为身边的人都是那么上进,有能力,本来就不能战胜他们,如果再不认真,就真的没法比了。这个世界竞争很大,人才很多,唐人街端菜的英语都比我流利,那些生在美国的中国人,他们天生就双语兼得,如果我们单单把英语当作语言来学习,就毫无优势。我们应该把英语当作一种工具,一种媒介,用它来学习更多的知识,用它来看整个世界。
     我在美国学到的最重要的感悟,是一种让我去任何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也绝对有生存下去的信心。因为在感恩节时期,我一个人坐飞机去了波士顿,夏洛特。然后自己去拉斯维加斯与同学会合。然后寒假又带着三个大行李箱去了伯灵顿,亚特兰大,新奥尔良,路易斯安纳,夏洛特,华盛顿,费城,最后在曼哈顿待了一个星期自己坐飞机回北京。在我去美国之前,我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会这么勇敢。而且拉斯维加斯是一个很危险的城市,到此都是赌徒,我住的房间的走廊上就是一股很浓重的大麻味。新奥尔良也是,这两个城市晚上路上的人都是醉醺醺拿着酒瓶。我也曾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比如雪大的都可以把人埋了的时候凌晨两点去赶飞机,在亚特兰大差一分钟就赶不上下一班飞机,在路易斯安纳在原始沼泽地迷路被昆虫咬腿红肿了半个月,在新奥尔良的墓地遇到醉汉他的手正摸着抢,还有信用卡被越南人盗用损失,我自己去警局报案,去银行把钱要回来。总之,感觉成长了好多。
 
 
Copyright © 2011-2012  浙江万里学院外语学院   后台管理入口